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可碎碎念

There is a garden in her fac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6年11月06日  

2016-11-06 01:26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最近有位朋友病倒了,偷偷地哭了好多次。
2009年的时候,也是有位伙伴,爸爸妈妈回老家过暑假的时候和他们一家三口吃了饭,回到深圳之后,妈妈惊恐又痛心地告诉我,那个男生得了肝癌。当时我还沉浸在大学毕业找到工作的兴奋中,也由于涉世未深,根本不知道在疾病面前,人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我还安慰妈妈说,早期的癌症不怕的,做了手术就会好。直到2010年10月的某天,我接到了朋友去世的消息。这个事情就成了我心里的一根刺,一直到现在,还是经常会痛。
可是没有想到,这次的打击来得更加强烈。
去年我跟崔大叔说,这个弟弟是我在爸爸妈妈的同学们的孩子中最喜欢的弟弟,甚至小学的时候我还认真地想过能不能嫁给他。爸爸和伯伯是大学里最好的兄弟,对于双方的孩子也都是视如己出,弟弟研究生毕业之后到了深圳工作,短短两三年,看着弟弟结婚,买房子,置办家具,换工作,一切都是这么顺利。
爸爸周五赶回了老家,第一时间拨通了我的电话,电话那头的弟弟刚刚喂了一声,还在银行的我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弟弟还在安慰我,说他没事,叫我不用怕。
但是我知道,也许我永远也接不到那么一个电话,在周末的上午,爸爸打电话说:“你们待会早点过来家里吃午饭哈,弟弟来了!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